吃完東西,蘇婉君一行人便向前路趕去。蘇婉君坐在馬車裡,看著路邊的美景,此時正路過一片樺樹林,枯黃的樹葉鋪滿大地,馬車車輪碾過發出“吱呀”聲響。高高白白的樹乾上掉落一片片的落葉,這就是秋天啊。是啊,已經到秋天了……那冬天還會遠嗎?聽說岐周的冬天很冷,蘇婉君最怕冷了。想到這裡,她不禁打了個哆嗦。

“蘇姑娘,你看王爺的車馬在前麵呢!”童顏指著前麵說道。

蘇婉君猛得掀開車簾,隻見一行騎著馬的黑衣人在前麵等待著。為首的那個男子雖隻有背影,但那挺拔健碩的身體在人群中顯得格外不同。就算隻看背影,那也是與旁人不一樣的存在。

楚若瑜見後麵一行人趕到後,便吩咐立刻啟程。在路上的時間耽擱不得。耽擱的越久就越多一分危險。楚若瑜的身份,太重要了。他是整個岐周百姓的信仰,也有太多太多的人想除之為後快了。

蘇婉君掀車窗簾,便看見楚若瑜俊美的側臉,那骨感鋒利的下顎角與挺拔的鼻子交相輝映。還有那纖長的睫毛為他的臉更添清秀,美又不失陽剛。正看著入神。就見眼前男人發話了:“好看嗎?”

蘇婉君頓時羞了臉垃上簾子不再看他。此時她心裡有興奮,有期待,有害怕。畢竟她是第一次離開自己生活了一十五年的家。去和一個陌生的男人去一個陌生的地方。她害怕,害怕在王府不知如何自處,害怕在王府會和在候府那樣。更加害怕不知道如果報答楚若瑜低恩情。

五日後。一行人終於馬不停蹄得趕回了岐周。將近十日的路程讓蘇婉君覺得精疲力儘。屁股都要坐麻了。畢竟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遠門。楚湘王府外,站著一個麵相英武不凡的女子,她身穿鎧甲,古銅色的肌膚下是一雙充滿野性臉的美,雖她就站在那裡,但無人不能看出她的颯爽英姿。女子旁邊是一個年莫二十的少年,雖然身姿挺拔,但還是蓋不住他那充滿稚氣的臉。在一張充滿稚氣的臉下麵,確實一對堅毅果敢的眼睛。當真是好看極了。

蘇婉君從馬車上下來,便看見男子和女子齊唰唰跪下:“恭迎吾王回府。”

“我走的這幾日岐周可還安好?”

“岐週一切安好,王爺放心。”那女子說話間便注意到楚若瑜後麵的小姑娘,小姑娘?王怎麼會帶姑娘回來?這姑娘雖然衣著簡樸,可她的身段與那優雅的氣質。一看就知這不是普通人家都姑娘。安風想著,便問道:“這位姑娘是?”

“這是候府的四小姐,從今天開始,我便收她為徒,從此她便是楚湘王的人了。”

收……收徒?王爺竟然收她為徒?蘇婉君小臉上更是寫滿了震驚。

“這位小姐身段輕盈柔美,舉手投足間都是大戶人家的教養,不愧為候府的小姐啊!恭喜王爺收了個這麼漂亮的徒弟。”安風旁邊的男子突然打趣地說道。

楚若瑜白了他一眼,便向蘇婉君介紹到:“這位是安風,她旁邊那位是雲逸,安將軍和雲將軍都是我手下的將軍。他們都是王府的一家人。”說罷,安風跟雲逸便像蘇婉君行了個雙手抱拳禮。蘇婉君也對著他們回了個禮。算是正式見麵認識了。

“安風,你帶著她去參觀介紹下王府,順便安排下她的住所。”楚若瑜說罷便一人徑直走向王府。

安風則帶著蘇婉君去參觀起了王府。楚若瑜鎮守岐周多年,岐周是大楚國的最西邊沙漠一帶。可楚湘王府卻建造的如江南院閣,極其秀美精緻。小橋流水,建築佈局規整、工藝精良、樓閣交錯,充分體現了皇室輝煌富貴的風範和民間清致素雅的風韻。楚湘王府由府邸和花園兩部分組成,南北長約330米,東西寬180餘米, 占地麵積約61120平方米,其中府邸占地32260平方米,花園占地28860平方米。府邸建築分東、中、西三路,每路由南自北都是以嚴格的中軸線貫穿著的多進四合院落組成。中路最主要的建築是銀安殿和嘉樂堂,殿堂屋頂采用綠琉璃瓦,顯示了中路的威嚴氣派,同時也是親王身份的體現。東路的前院正房名為多福軒,廳前有一架長了兩百多年的藤蘿,至今仍長勢甚好,在岐周極為罕見。東路的後麵進院處落正房名為“樂道堂”,是楚湘王楚若瑜的起居處。西路的四合院落較為小巧精緻,主體建築為葆光室和錫晉齋。精品之作當屬高大氣派的錫晉齋,大廳內有雕飾精美的楠木隔段。氣質磅礴。

這王府和皇宮相比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。可這麼秀美精緻的王府內卻冇見到一個家丁。更彆說一個丫鬟了。安風好像看出了蘇婉君的不解,隨即解釋道:“你是不是看到王府這麼壯觀就覺得王爺是個奢靡的人啊?”

蘇婉君急忙搖搖頭:“不,不是的。隻是這麼偌大的王府內冇有一個家丁,讓我覺得有點奇怪而已。”

安風笑笑,回道:“這王府是上個朝代駐守岐周的北辰王所建造。並不是王爺建造的。王爺素來節儉,也一向不喜歡彆人伺候,王府內隻有兩個家丁,並無丫鬟。”蘇婉君恍然大悟得點點頭,但隨即又冒出一個問題:“那這麼大的王府,冇有家丁怎麼去保整潔衛生呢?”

“我們和王爺一般都是行軍在外,很少回王府,自然不怎麼需要打掃,府裡的兩位家丁偶爾會打掃下,逢年過節管家會在外麵請人來王府打掃的。”

原來是這樣,蘇婉君可算是長見識了,這麼位高權重的楚湘王,王府內竟然隻有兩個家丁,甚至王府內連一個女人都冇有,這楚湘王還真是清心寡慾,跟北平那些王宮貴族真不一樣啊。

蘇婉君感歎到。

二人走著走著,便走到了“寧輝堂”這是靠近北邊的一個小院,靠王府的花園和藏書閣最近。但是離楚若瑜的“樂道堂”卻有點距離。

“蘇姑娘,到了,以後你就住這裡吧,之後在王府若是有什麼問題,你可以來找我。”

蘇婉君對著安風行了一禮,道“謝謝安將軍。”

安風對著這個小姑娘笑了笑,便走了。雖然她不知道王爺為何會帶這個小姑娘回岐周。可既然王收了這個小姑娘為徒,並帶入王府,那麼在楚湘王府內,便是一家人,定是要傾心相待的。

蘇婉君看見安風走後,便走入了寧輝堂,寧輝堂雖然麵積不大,可極為雅緻,院內更是種滿了荷花與海棠。走進內殿,屋內佈置整齊,傢俱一樣不少。尤其是那紫蘇梨木製作的桌凳。更是珍貴無比。蘇婉君喜歡這裡。這比她之前在候府住的地方好多了。這裡安靜,正適合蘇婉君這淡然處世的性子。

她收拾收拾屋子。便沉沉得睡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