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辰沉默不語,端起酒杯,自顧自的喝著,根本就冇有正眼看李威一眼。

無數目光,火辣辣的落在李威身上,被這麼多人注視著,自己顏麵掃地,他內心怒火中燒,指著方辰的鼻子破口大罵。

「哼,你以為混進時空山,就能融入我們的圈子嗎?」李威不屑道,「我告訴你,地上的動物,永遠不會超過天上的雄鷹,你永遠都不可能與我們有任何交集的。」

說完之後,李威還對著林霧說道,「林霧少主,此人不但在時空山疆域內鬨事,而且還混進庭軒閣,我請求林霧少主給個機會,親手將此人繩之以法。」

「李威……」林霧本想解釋一下,但是李威為了在眾人麵前重新樹立威信,快若閃電的出手。

轟!

一道巨響,緊接著李威的慘叫聲傳遍整個庭軒閣,所有人都在憋笑,李威這個蠢貨,平時在家族中作威作福慣了,這下踢到鐵板了吧?

眼前這個人畜無害的傢夥,連黑耀家族的黑旋風都敵不過,區區一個李威算什麼?

「怎麼會這樣?」

李威一下子從地上彈射起來,不敢置信的看著方辰,認為他絕對是利用了秘寶,纔將自己擊退,所以他進行了第二波攻擊。

不出意外,這一次的進攻,直接讓他喪失了戰鬥力。

他癱軟的倒在地上,臉色蒼白,眼中充滿了無儘疑惑。

「李威,你這個蠢貨,連黑耀家族的黑旋風都被其一招擊敗,你這是自討苦吃。」有人打趣道。

「哼,真是腦子秀逗了,人家能跟林霧稱兄道弟,你算什麼東西,敢在庭軒閣對人家出手?」

眾人的話語,徹底震驚了李威。

他無助的轉頭看向林霧,後者點頭,說道:「李威,這件事情到此結束吧,方兄弟的確是我林霧的兄弟,之前的事情,都是一個誤會。」

「怎麼會這樣?」

轟的一聲,李威感覺天塌了。

自己本想要在林霧麵前表達一下態度,不但踢到了鐵板,而且還丟了這麼大一個人,感覺自己纔是小醜。

「我……」李威啞口無言。

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恐怖的氣息,瞬間瀰漫開來,眾人心頭一震,旋即抬頭望去。

「原來是李家大少啊。」林霧笑著說道。

頓時。

恐怖威壓消散,一個錦衣華服的男子,長相酷似李威,他便是李氏家族的大少,大道三千界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李龍。

「大哥……」

看到大哥到來,李威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李龍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,算定方辰冇有什麼太硬的靠山,置於林霧,他身為時空山少主,不可能因為一個年輕武者,而與李氏家族徹底撕破臉皮。

所以,他想要替弟弟討要一個說法。

「為何要重創我李氏家族之人?」李龍跟林霧打完招呼之後,便直奔方辰,冷冷質問道。

「他打我,我還手,有問題?」方辰也不慣著李龍,態度很強硬。

「他是我李氏家族的人,是我李龍的弟弟。」

這句話的份量很重,若是一般人,估計會懼怕李氏家族的威壓,但方辰不一樣,他無所畏懼,直視李龍,「那又如何?」

「你找死。」

李龍出了名的護短,之前就有很多人欺負他的弟弟,最終都被他殘忍殺害。

圍觀眾人,麵麵相覷,雖然李龍很霸氣,但是有林霧在,那個叫做方辰的傢夥,應該不會有事。

「李龍,他是我兄弟,給我一個麵子,這件事情就此結束?」林霧開口了。

「嗯?」

顯然,李龍也冇想到,方辰居然是林霧的兄弟。

他眼珠轉動,旋即說道:「既然是林霧兄的兄弟,那我李龍自然要給麵子的,但是,我有點好奇,他的實力,是否有資格成為林霧你的兄弟。」

我給你林霧麵子,但是我還是要跟他戰鬥,除非他實力逆天,戰勝我,否則的話,我就以此為藉口將他殺了,替弟弟報仇。

李龍打的好算盤,但林霧一眼就看穿了,他微微皺眉,有些不悅。

不過這時,方辰卻開口了,「林霧兄無需阻攔,在場所有人,誰若是對我有意見,儘管出手便是,但你們要知道,當你們出手的那一刻,你們的命,便不再你們手中,而是在我手中。」

言下之意就是,我想殺你們便殺,不想殺便不殺,可謂是十分霸氣。

林霧還想說什麼,但轉念一想,方辰的實力,絕對比在場眾人隻強不弱,也罷,讓他強勢出手,鎮壓諸多天才,這樣一來,名氣就能打出去了。

「哼,真囂張。」

李龍低喝一聲,雙手合十,陡然間庭軒閣上空,烏雲密佈,剛剛還晴空萬裡,這一會時間居然下起了暴雨。

在傾盆大雨中,李龍不斷穿梭,彷彿與雨滴融為一體,一時間居然讓人難以分辨。

「小兒科。」

方辰搖頭,到了他們這個境界,戰鬥隻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情,顯然李龍太過自負了,根本就冇有將方辰當作真正的生死敵人。

林霧等人,站在一旁觀看。

李龍現在所施展的,乃是李氏家族的絕學,相傳這門絕學,可以讓他們跟雨滴融為一體,隻要雨滴還在,他們便無處不在。

隻要給他們機會,必然會遭受雷霆重擊。

有些人替方辰捏一把汗,但更多人是想要看看,這個被林霧稱之為兄弟的人,到底有多強。

嘩啦啦!

天空中的暴雨,越來越大,而李龍的力量,也攀升到了極致,就在他準備進行必殺一擊的時候,天空中的烏雲居然消散了,緊接著暴雨驟停。

「嗯?怎麼回事?」

眾人驚呼,左右環視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唯有李威,看到被銳器洞穿胸膛,倒在血泊中的大哥李龍,「大哥。」

他的淒慘叫聲,也引起了眾人的注意,這時他們才驚駭的發現,李龍躺在血泊中,生命垂危,奄奄一息。

「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

「他是怎麼擊敗李龍的?」

「天啊,強如李龍,居然連他一招都接不住,這也太離譜了吧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