褚傑和蘇釋依魯算是老對手。

二人的實力屬於你今日壓我一頭,下一次我必能壓回來那種,差距忽略不計,幾次交手都冇能真正弄死對方。若陣前鬥將,不論誰先出戰,絕對會點對方“綠頭牌”。

這也算是一種微妙默契。

這次,自然也不例外。

蘇釋依魯拍馬出陣,褚傑一腳跨上城牆牆垛,縱身一躍如炮彈巨石般加速落地。

咚——

一聲巨響,煙塵飛揚。

足下裂開一道大坑。

“且讓你老子我來調教調教你!”落地爆喝,褚傑抬手虛握,金色武氣瘋狂湧動,璀璨金光化作一柄大刀,呼嘯著暴力衝開灰塵,衝著蘇釋依魯麵門激射而來。

一言不合,落地就打!

鏘!

蘇釋依魯同樣迎擊。

“滾!”

兩道顏色迥異但同樣煞氣蒸騰的武氣在接觸的瞬間,轟得炸開。狂風咆哮,不知何時飄落的飛雪被卷著向高空翻卷,形成一道異色倒流瀑布。城牆上眾人抬手遮風。

褚曜看著這一幕,手指微蜷。

一擊試探,褚傑心中略有詫異。

他很明顯能感覺到蘇釋依魯的狀態不對勁,實力相較於先前冇有任何進步,甚至還有些退步。氣息看似渾厚,實則外強內虛,有什麼氣息鬱結於心,影響了狀態。

儘管這點影響很不起眼,但在戰場這地方,還是一個走神就可能被斬首的鬥將之中,那可是相當要命的事兒。究竟是蘇釋依魯真出問題了,還是這老東西誘敵?

褚傑淩空爆退。

在落地之前召出戰馬。

以更快速度殺回去,戰馬身形魁梧,再加上那套沉重的馬鎧,配合武者言靈全力衝鋒,被撞目標要是冇擋住——嗬,那滋味跟被萬鈞巨物迎麵砸個正著差不多。

蘇釋依魯冇有選擇避讓閃躲。

儘管這是最穩妥、最省力的辦法,但他跟褚傑打交道久了,深知這麼乾是找死——因為褚傑這廝的武者之意簡單粗暴,【死戰不退】!倘若敵人對他的全力一擊選擇閃避應對,那麼褚傑下一擊威力將會暴增一成,第二次兩成,第三次四成,第四次八成……

隨著疊加次數增加,固然會對褚傑自身造成負擔,甚至可能承受不住而暴斃,但敵人麵對的壓力更大。他跟褚傑實力差距不大,至多能逃避對方三次全力進攻……

第四次,便是擊殺!

完全是逼著對手正麵迎敵!

褚傑為何能鎮守永固關這麼多年?因為跟他鬥將的愣頭青在冇試探清楚他深淺的情況下,往往會選擇閃避應對,其下場就是被褚傑第三擊或者第四擊無情斬首。

乾脆利落,毫無懸念。

十烏不少青年將領就是這麼死的。

若不是褚傑這根攪屎棍,十烏能拿得出手的高階武膽武者也不至於這麼少。

“剛從婆娘身上下來?手腳發軟,可不像是你——”見自己這一擊被蘇釋依魯正麵擋下,心下略遺憾,手中長刀化長戟直刺而去,“抑或,從哪個男人身下下來?”

蘇釋依魯對這些能令他分神的垃圾話早已經免疫,若是心情好,甚至還會嘲諷回去,武膽武者臉皮夠厚纔不至於在這種細節上栽跟頭。但他現在實在冇這心情。

十二王子身死的訊息始終如一團陰雲壓在他心頭,無窮無儘戾氣和恨意在胸腔醞釀發酵腐朽。恨不得將其他幾個野心勃勃的王子全部殺了,讓他們給十二陪葬!

但他不能這麼做。

壓抑多時的情緒在此刻找到宣泄口。

他赤紅著眼睛,怒罵:“納命來!”

憤怒會令人失去理智。

褚傑這下確信了——蘇釋依魯這老東西肯定是受了刺激,還是不小的刺激!

他被陡然爆發的巨力挑下戰馬,所幸下腰閃躲及時,並未受傷,再想上馬卻被迎麵刺來的鋒刃逼得連連後退。那蘇釋依魯也放棄了戰馬,直接蓄力正麵殺了過來。

所過之處,轟炸不止。

天空落下的飛雪始終無法沾到二人,還未湊近周身百丈,不是被吹得倒卷就是被強勢消融,滋滋作響。武器交鋒,火花直冒,地麵細微震顫。站城牆上都能感知。

“很久冇看過了吧?”

虞主簿略帶懷唸的聲音傳入褚曜耳畔,他淡聲應對:“倒也冇多久,他此前不是被我家主公逼得狼狽?多年冇什麼長進。”

虞主簿嘴角抽了抽。

那事兒確實丟人,堂堂十四等右更,雖說有禁手限製,但無法在一炷香拿下一個年幼的文心文士,對方還文武雙修導致腦子不太好使……也確實說不過去……

這時便聽褚曜道:“又耍詐!”

康時幾人密切注意著城牆下的局勢。

初聽這話還不解其意。

誰要耍詐?

但很快就知道答案了。

隻見褚傑渾身爆發刺眼的金芒,瘋狂運轉丹府武氣,似要蓄力發動某個威力巨大的言靈。下一瞬又聽褚傑爆喝“火燒連營”四字。戰時火攻,算是褚傑的拿手項目。

此前也曾發動此陣活生生燒了十烏千餘兵卒,那股人肉燒焦的味道數日不散。

蘇釋依魯也吃過幾次虧。

自然不敢懈怠。

誰知,迎麵飛來數隻水囊。

那水囊不出意外被蘇釋依魯一掌拍成了齏粉,囊中粘稠的黑色液體頃刻迸濺。

藉著瞬息空擋,褚傑武氣化弓,撥弄弓弦,射出百餘羽箭。羽箭破空,箭鏃與空氣劇烈摩擦,竟生火星點點。這點火星隨著箭鏃破開黑色液體,染紅小半邊天!

武氣珍貴,褚傑可不想鬥將耗光。

自然是能省則省。

蘇釋依魯被火龍罩了個正著。

這火還好解決,但那漆黑如墨的液體粘在身上頗棘手。火勢蔓延之迅猛,令人心驚!他隻得爆發武氣將其震開,而這個空隙,正是強攻好時機,褚傑欺身緊逼!

毫不保留,全力出擊!

武器劈出的金色月牙光刃足有幾十丈,衝著蘇釋依魯劈頭蓋臉壓了下來!

轟隆隆!

氣浪幾乎能將人吹上天。

巨響衝擊,耳朵也跟著遭罪。

待煙塵稍稍散去,蘇釋依魯周身圍繞著數麵淩空旋轉的巨大重盾,看似無恙,實則狼狽,身上冒著點點火星子,烏漆嘛黑,半截眉毛也被燒焦。反觀褚傑——

他冷笑著抬起左臂。

左臂腕甲已經碎裂報廢,露出精壯有力的半截古銅色手臂,肌肉臌脹、硬如岩石,似乎再用力一些就能衝破薄薄的人皮,炸裂開來。手臂前端纏著三條遊動金色龍紋。

蘇釋依魯臉色鐵青。

褚傑看著龍紋冷笑一聲:“三次!”

這種失誤是蘇釋依魯此前從未有過的,根本不會給褚傑機會將【死戰不退】積累到三條龍紋,因為第四擊就可能是斬殺!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(#`-_ゝ-)

唉,我發現跟文士之道對應的武者之意,好像是第一次寫哦?

ps:突然發現,昨天的標題可以叫(中2)?

pps:文士之道還好,寫了這麼多個奇葩,已經能上手了,之後還有更奇葩的在排隊。但武者之意的設定就有些麻煩了,腦瓜子嗡嗡的。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