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這幾個人喜笑顏開的樣子,還有脫離險境後的慶幸,陳默也是嗬嗬了。

當然,他們幾個冇有想到的是,他們的武器,都已經在陳默的乾坤袋中。

來的時候,他們所攜帶的武器,可是非常新的,有些都是抵達緬國之後,才購買的武器。一路開槍也冇有開多少,就被加林將軍差點一鍋端。

而這些好槍,自然被加林將軍收入到了武器庫中,卻便宜了陳默。

至於說讓陳默拿出來,怎麼可能。

收到自己手裡的就是自己的,想要將武器還給他們,那是不可能的,絕對不行。

再說了,那些陳默冇有收走的武器,雖然破爛,但是卻還是可以用的,至少在這一次的跑路上,還能用一段時間。

另外,就算是遇到敵人,也不是手裡拿著好武器,就能夠取得勝利,還是要靠很多其他的因素。

所以,陳默自然也就心安理得的指著那些武器,並且還得到了這幾個人的感謝!

“謝謝啊!”幾個人的感激之情,都已經溢滿了出來。

雖然他們也有些好奇,救援他們的人,僅僅是一個年輕人不說,還不是國內的人,而是一位當地人。

但是實力,卻是非常的厲害。剛剛有幾個人可是看到陳默瞬間出現,並且將兩個守衛給送去領盒飯。

那技術,還有乾脆利落的動作,以及悄無聲息的行進,都令人震驚不已。

好在不是來送自己等人領盒飯的,而是救援自己的,

幾個人想起來也是心有餘悸,幸虧是自己這邊的同伴,如果不是的話,可能在地牢裡的所有人,都不會見到明天的太陽了。

真不知道少傑是怎麼找到這個人的,先前在一起的時候,都冇有聽說過。

一個可能是領頭的傢夥,對陳默問道:“這位……!”卻不知道該如何稱呼,說閣下,有點太過生硬,說將軍,也有點太過奇怪,說先生也不可能,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稱呼。

“大家都是兄弟。”陳默回答道。

“哦,那麼兄弟,你難和我們一起離開麼?”

“不,我還有其他的事情。”陳默說道。

既然已經將人給救了出來,那麼他就等這幾個人離開之後,找個無人的地方,禦劍飛行回家。

他纔不會當保姆,還要跟著這幾個人。見多功能對講機給了這個領頭的人,就直接揮揮手,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。

幾個人相互之間看了看,然後再次對陳默一陣的感謝,就朝著剛剛指的地方跑去,先拿到武器之後在離開。

陳默就那麼看著,倒是有些欣慰,自己真的是大善人,聖母心氾濫,大半夜的救了這幾個人,以後可不能做了。

一株藥材,救下了這麼多人,真的是價值不對等啊。要知道,生命是無價的說。

有點自我調侃的自言自語這,就準備隱入黑暗之中離開。

卻陡然之間,卻感覺身後有勁風襲來!

怎麼可能!?

陳默臉色一變,心中瞬間驚異不定。他真的冇有想到,還有敵人隱藏在暗處,並且還能夠逃過自己的神識掃描。

這他麼的,簡直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,離譜到家了!

這一次來東南亞,都遇到好幾回神識冇有探查到敵人的事件了。

MMP!難道這裡風水不對,還是怎麼回事,總是讓自己的神識探查不到一些東西。

雖然心中驚異不定,但是陳默卻並不擔心。他進入山寨的時候,可是使用了金剛符籙,對於攻擊能夠抵擋的。

也是因為身上使用了好幾個符籙,纔會在來人襲擊自己背後的時候,卻能夠及時反映過來。

另外,也是敵人在近前的時候,神識也掃到了其武器,所以能夠有時間格擋。

隨即瞬間旋身,手中~出現一把長刀,刀刃朝外,直接順手劃過身後。

“叮!”的一聲,長刀與身後襲來的武器相碰撞,發出金屬聲音。就感覺長刀上麵的力量很大,讓他差點脫手。

這也是陳默超快反應,朝著身後使用長刀的時候,冇有太過用力,所以倒也冇有讓他受力後退多遠。

但是,來人的力量,還是讓他感到了一絲危險,來人的實力,感覺有些強大。

陳默閃身後退了十來米的距離,這才轉身看過去,發現身後是個身穿玄色披風的人,臉上還帶著一張黃金麵具,剛剛與自己長刀碰撞的,則是來人手中的一根很有特點的棍子。

似乎像是古代武器中的鐧,一節節的像是鞭子,但是確實金屬質地,呈現多邊塔形,真的非常的漂亮。

但是令他有些吐槽的卻是,這個傢夥怎麼在大晚上,還穿著披風,真的是有點傷腦筋。這敵人,還真是玩的有點花活。

不過,最令陳默感覺不可思議的是,眼前身穿披風的人,竟然在他的神識中不存在。明明眼睛能夠看的見,神識卻掃不到。

那就說明,這個人身上可能攜帶者可以遮蔽自己神識,或者有什麼能力,讓自己的神識不起作用。

從國內來到大馬這一路,經曆了好多事情,而且他也發現自己的神識不是萬能的,總是有一些物品,能夠將自己的神識給遮蔽了。

但是前麵陳默都冇有太過在意,因為那些遮蔽自己神識的物品,可能就是個小小的東西,或者就是因為被人的精神力包裹,才讓自己神識掃描不到。

不過,眼前的這個人,讓他徹底的心中淩然,就是因為一個活人,竟然都看不到,這特麼的絕對有大問題。

好在,陳默神識還能夠看到對方的金屬鐧,倒也應該能夠應對,

還冇有等陳默想多久,對麵的人就不管不顧,一揮手中的金屬鐧,直接衝了過來。

來人雖然帶著金屬麵具,還穿著披風,但是大致上觀察,應該是個男人冇錯。

陳默立刻也將手中的長刀一甩,迎著衝過來的披風男一刀劈砍。

對砍什麼的,他纔不會害怕,又不是冇有和人對砍過。

來吧,是兄弟就一起砍,一刀九十九!

咦,什麼東西竄進來,可能入錯場合了。

刀鐧相撞發出清脆的響聲,兩人也被這一撞,各自受力後退。

但是讓陳默冇有想到的是,這一次他冇有收力,卻竟然被這一撞之力,導致他後退了三四步,而對方,卻僅僅隻是後退了一步。

他可是使出了至少八成的力量。留下來的二層力量,僅僅就是對陣的時候保留點力量,能夠應對突發危機的一種小心謹慎。

另外,長刀在對陣過程中,僅僅就是這麼一次的撞擊,他看過去,發現刀刃已經佈滿了裂紋,可能再來一次對攻,就會造成長刀的崩潰。

這把刀,是陳默從地下空間的金屬傀儡上獲得的,先前還感覺不錯,但是僅僅這麼一次的對戰,就已經崩潰,也說明對方手中的那個金屬鐧,是給非常不錯的武器,甚至可能是特殊冶煉過的。

陳默盯著對手,緩緩的開始邁步,橫向繞著這個身穿披風的傢夥,開始轉圈。

而披風男則很安靜的看著他,身體與視線也跟著轉動,並冇有攻擊陳默,而是與他對視等待。

這就讓陳默有些奇怪了,這是怎麼回事?

要知道剛剛兩次的對戰,讓陳默知道,這個披風男雖然看不清相貌,但是本身的實力,似乎要比自己高。

這也是陳默最不可思議的地方,修煉這麼長的時間了,也就隻是在練氣期的時候,遇到李家老祖,被其直接拿捏住了。

但是後麵,他實力強大起來之後,可是直接找上門去,將其差點給送走領盒飯。

不過,李家老祖想要突破先天,已經成為不可能。

然後就是遇到卞修,這個實力非常高的修真者,讓陳默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自己築基之後,實力雖然高,但是卻不是唯一的,也不是天下無敵的。

甚至,也是遇到卞修之後,陳默都不敢使用錢坤珠,他一直隱隱都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。雖然不能確定究竟是什麼東西在窺視自己,但是卻也能夠猜測到,這種窺視應該來自於卞修。

也隻有這個傢夥的實力超高,纔會讓自己無從發現,究竟是什麼樣的手段在監視著自己。

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築基期四層,可以說已經超越了大部分的超凡者,實力屬於拔尖的那少數幾個。想要與陳默相互對戰的,幾乎就冇有幾個人。

卻冇有想到一次聖母心,救援幾個人的時候,卻再一次遇到了實力強過自己的人。

出門不利,竟然再次遇到實力強過自己的人。

而這個人還帶著麵具,不願意露臉不說,還穿著奇怪的披風,真的是一個奇怪的人。

另外,讓陳默感覺有些奇怪的,就是眼前的這個敵人,似乎並不是國內武道界那些武者,而是像是西方歐羅巴的異能者。

異能者有兩種,陳默都遇到過,而現在這個敵人,應該是異能者中的身體元素異能者,基本上就是利用元素強化身體素質,達到身體強悍的地步。

並且,身體強悍之後,可以修煉一些拳法,或者刀劍,這樣也能夠讓戰鬥力相輔相成。

而剛剛陳默與其戰鬥的時候,就感覺這個人使用金屬鐧,絕對是憑藉身體強悍,並且還修煉有使用鐧的招式,纔會在與陳默對戰的時候,占上風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