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欒死了。

這個訊息傳導到葉洛洛腦海裡的時候,她整個人說不出的難受。

那種難受不是撕心裂肺的,卻也好像被什麼東西捂住了口鼻,窒息的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這個人說是大奸大惡,其實也不然。隻是因為他姓方,隻是因為他為了她的身體想要造出那種藥物。

說到底,他為的也不過是一個葉洛洛罷了。

可是如此深情葉洛洛卻給不起。

一個人的心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可是裝滿了一個人之後就再也裝不下另一個人了。

這份虧欠猶如大山一樣的壓在了葉洛洛的肩膀上。

肖恒感覺到了葉洛洛的悲傷,輕聲的走了進來。

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為了另外的男人悲傷難過,肖恒的心也挺不是滋味的,可是眼前這個人又給了葉洛洛第二次生命,所以他還得感激著他。

肖恒輕輕地拍著葉洛洛的肩膀,居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安慰纔好。

葉洛洛猛然撲進了他的懷裡,哽嚥著說:“肖恒,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?”

“可是我感激他的傻。”

肖恒的話何嘗不是葉洛洛心中所想?

“落落,我知道你傷心難過,可是這也未嘗不是他最好的結局?”

肖恒緊緊地擁著葉洛洛,心裡唏噓不已。

其實如果方欒不是方家的人,以他的才華和身手可以做的事兒很多,可以得到的機會也很多,可惜他都給放棄了。

所以有時候說人的身份不重要,但是真的不重要嗎?

如果方欒不是方家的人,哪怕是一個普通的百姓,他未必冇有追求葉洛洛成功的希望。

奈何一個姓氏,一個叛逆的家族毀了一個人才。

肖恒的眸子微瀲,心裡思緒萬千。

他曾經也怪過自己的家族,甚至覺得家族裡那些肮臟事情讓他恨不得拜托那個姓氏,可是現在看到方欒這樣,他又萬般慶幸。

冇有上流的家族底氣,他未必有今天這樣的成就。

肖恒陪著葉洛洛難受了好一會才說:“我會好好安葬他的,不過他目前得隨我回去一趟,你知道的,他的身份勢必不能這樣悄無聲息的死了。”

葉洛洛是知道的。

方欒哪怕是死了,也得向上麵報備,也得上麪點頭處理。

隻因為他姓方!

“我哥把飛機停在這裡,是你和他提前說好的?”

葉洛洛不覺得這是一場意外的碰撞。

肖恒點了點頭說:“其實方欒的狀態早就不好了,我本以為他會堅持到回國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。而且這天氣確實也不適合飛機飛行。我已經讓人在附近訂好了酒店,你跟著你哥他們先過去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葉洛洛看著肖恒,這才發現這幾天他消瘦了很多,眼眶都坳陷進去了。

肖恒笑了笑說:“我得趕回去。他的屍體耽誤不起。”

“可是外麵的天氣……”

“我們走高鐵。”

肖恒的話讓葉洛洛沉默了。

從知道肖恒真實身份的那一天起,她就知道自己不能像個平常女人一樣纏著他,可是這心底終究是有些難受的。

“你路上小心。”

“好。”

肖恒怎麼不知道葉洛洛現在需要他在身邊陪著?

可是現在的天氣,容不得他耽誤,不然方欒的屍體就會腐爛,到時候對方欒也是一種褻瀆。

兩個人又擁抱了一會,葉梓安已經回來了。

他把卓依依安排在了酒店裡,親自回來接葉洛洛。

“時間差不多,高鐵這邊我也聯絡好了,還有幾分鐘就到站了,你該走了。”

葉梓安的話讓葉洛洛才反應過來,原來這裡是高鐵站。

肖恒有些不捨,輕輕地摸著葉洛洛的臉說:“等我回去娶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洛洛點了點頭。

火車進站的聲音響起,葉洛洛不得不和肖恒分開。

葉梓安將她摟在懷裡,輕聲問道:“後悔嗎?”

“不。”

葉洛洛的眼神愈發的堅定了。

“或許我說不出我到底喜歡他什麼,或許是因為他的音樂細胞,或許是因為他的氣質,又或許是因為他的體貼暖心,可是我知道,因為那個人是他,所以哪怕是他的呼吸我都覺得是甜的。這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的感覺,每次想到他我就會渾身充滿力量。所以就是他了。哥。”

葉洛洛的話讓葉梓安微微勾起了唇角。

他的妹妹終於長大了。

也到了要嫁人的年紀了。

雖然不捨,但是也有欣慰。

肖恒帶著方欒的屍體走了。

葉洛洛站在高鐵站看了好久好久。

外麵的雨一直冇有停歇的下著,好像在為方欒送行。

葉梓安怕葉洛洛著涼,終於還是半強迫似的將她給送回了酒店。

“洗個熱水澡,好好睡一覺。方欒雖然走了,但是你的路還要繼續往下走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哥。你去休息吧。”

葉洛洛點了點頭。

她進了衛生間,用熱水衝了衝自己,洗漱了之後來到了床傷坐下,然後給沈蔓歌發了視頻申請。

沈蔓歌有些意外,不過還是很快的劃開了接收鍵。

“落落,你怎麼樣了?”

“媽,我冇事兒了,以後再也不用吃藥了,我可以和其他人一樣好好地活在陽光下,可以和哥一起陪著你和爸慢慢變老。”

葉洛洛的鼻子發酸。

彆人活著是一件最簡單不過的事情,可是對她而言,活著,好好地活著卻如此的奢侈。

葉南弦在一旁聽著,心裡十分不好受。

女兒這個樣子都是他的錯,這輩子他欠葉洛洛的都無法彌補。

“落落,什麼時候和你哥回家?”

“快了,等雨停了我們就回去,最晚明天晚上就到家了。”

葉洛洛的話讓葉南弦和沈蔓歌有些安慰。

“好,我和你爸在家裡等你們回來。”

“恩,大哥怎麼樣了?我聽說他一直昏迷不醒?”

葉洛洛十分擔心葉睿。

說道葉睿,沈蔓歌有些擔憂的說:“已經送去醫院了,你舅舅他們也趕過去了,蘇青也在,具體什麼情況還得他們會診之後才知道。”

聽到沈蔓歌這麼說,葉洛洛的心裡十分擔憂。

她再也承受不起再有親人離開了。

兩個人又說了一會話,沈蔓歌看到葉洛洛有些疲憊的樣子,不由得有些心疼,和她掛了視頻,讓她好好休息。

葉洛洛點了點頭,將電話扔在一旁,就那麼紮進了被子裡睡了過去。

而葉梓安這邊處理完了事情之後,突然接到了一通電話。